燕子蘑菇

身在井隅,心向璀璨

【漠尚】关于七夕这件小事

马上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七夕节,尚清华磕着安顶峰出产龙骨香瓜子,看着某对厚颜无耻师徒无时无刻花式秀恩爱,想想自己这两辈子空白一片的情感史,不由得为自己掬了把辛酸泪。

上辈子为了生存每天几乎都宅在家里与电脑为伴,生理需求全靠拇指姑娘,日更一万的手速全靠这单身二十几年的功劳啊!

到了这辈子,得,更是倒霉。穿到自己写的弱智种马书里不说,还是个炮灰角色。凡是个长得不太磕瘆的姑娘,那都是主角的囊中之物,大家都懂的。没死就是好事了还想娶媳妇,呵呵。

尚清华越想越为自己感到不公,大家都是穿越,咋地他就混的这么惨呢,哪像瓜兄,抱了根这么粗的金大腿,生活幸福又性福。尚清华不由得拍案而起,愤愤不平道:“凭什么!”

尚清华正欲一吐为快,忽地感到一股熟悉的寒气顺着腰际爬升,腿一软慌忙以头抢地牢牢扒住漠北君大腿,道:“大大大大大王啊!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呐我这寒舍屋小不好招待您啊!不如您看改天再来我好准备准备啊!”摸了两把大腿,尚清华暗暗想到,我这大腿也挺粗的哈,看来我混的也是可以嘛!

漠北君黑着脸一把捞起尚清华,掐着他的衣领跟提溜小鸡仔儿似的。尚清华下意识又要抱头,手举到半路想起漠北君之前说过的话,浑身一僵,就这么举也不是放也不是,抬着双臂愣在那儿。

漠北君眉头微拧,道:“你这是做甚。”

尚清华脑子刹那间转了几十遍,紧张思考着如何在不惹道漠北君的情况下成功存活。然而沮丧的发现无果,他这脑子也就写写弱智种马流了,平日里又不甚与人交流,更不知如何与魔交流啊!

于是他信口胡扯道:“哈哈大王这你就有所不知,在我们家乡这代表对另一个人臣服任他处置的意思…”他越说越想哭,怎么感觉在给自己挖坑还心甘情愿往里跳呢。

漠北君貌似心情好了点,喷的冰渣子似是也少了些:“任我处置?”

“对对对大王说的对。”漠北君发话,尚清华岂有不拍马屁之理。他乐颠颠的想着,终于我也拍上漠北君的马屁了!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从此不是梦!

“陪我过七夕。”

“好啊好啊!”尚清华留着口水盘算着以后的幸福生活,啊,终于我也小媳妇熬成婆了吗!

好…啊?过什么?什么夕?好好的儿子怎么就成基佬了呢?

好吧,大王要用强我也反抗不了,不如就从了他吧。漠北君可是他对同性的完美理想型,某种程度也算是个白富美了,我还是走上了人生巅峰!没给起点的各位前辈丢脸!

今天的聚聚心依旧大如海呢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