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子蘑菇

沉迷漠尚

【漠尚】木偶<1>

预警!!
&替身梗
&私设尚清华为救漠北君魂飞魄散,漠北君思念成疾,硬凑了一魂一魄做了一个木偶
&OCC严重,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惹…
&可能是BE【很狗血】







————我是你手中牵线的木偶,一举一动都需合你心意。但是啊,这个木偶长大了,有思想了,他不想当木偶了,他想变成人。

“大王大王,我为什么要叫你大王啊?”尚清华歪着头趴在漠北君的办公桌上,喋喋不休的骚扰他。“为什么他们都叫我夫人呢?那不是女性的称呼吗?”

漠北君搁下手中的笔,狭长的蓝色眸子中渲染着少有的笑意,道:“你也可以叫我夫君。”

“哦——”尚清华拖长了尾调“可是夫君,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他们都叫我夫人呢。”

漠北君笑的越发温柔,仿佛要弥补什么一般。他揽过尚清华的腰,深情的注视着那双清澈的瞳孔,却似乎在看另一个人,道:“你给我亲一下就告诉你。”

门外侍奉着的小魔终于颤颤巍巍的松了一口气,大王的心情可算是好些了。


七日前。

门虚掩着,摇晃的烛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投影在墙上,身材有些佝偻的那位道:“您确定要这样做吗?这会消耗您的寿命…”话未说完就已被另一人打断“我意已决。不用废话了。”

以心头血和漠北君不眠不休搜寻了半月方才寻到的一魂一魄为引,加上沈老师倾情推荐的日月露华芝,造就了眼前的这个“尚清华”。

漠北君把自己的满腔爱意全部倾泻在这个“木偶”身上,无微不至的照顾着,宠溺着,甚至连一句呵斥都不曾有过。

他喜欢吃零嘴儿,便亲自下厨研究。他喜欢看民间那话本,便成捆成捆的往北疆搬。他怕冷,就整日的烧炭取暖。就连情事之中都抑制了魔族狂暴的本性,只要他喊疼,忍得再辛苦也会马上退出去。任打任骂任劳任怨,只差当牛做马了。


距离尚清华魂飞魄散已过了一个年头,漠北君的梦魇又复发了。

不晓得是第几次从梦里挣扎着醒来,冰凉的泪珠挂在眼角,漠北君抹了把脸,又是一片冰冷湿滑。他捂住脸,小声呜咽,肩膀颤抖不止。

“嗯…夫君?”尚清华迷迷糊糊软声道。

“…无碍,你继续睡罢。”漠北君的声线恢复往常一般的温柔平静,他替床上的人儿掖了掖被角,尔后落下一个轻吻。

漠北君眷恋的注视着尚清华,直到他的呼吸渐渐归于平静,才翻身下床。

漠北君伫立在一块墓碑之前,默默无言,唯有脸上的泪珠不间断的滚下,不知不觉,泪流满面。他恍惚间想起,以前尚清华被自己揍时,好像也有类似的表情。他嗓子暗哑道:“夫人…不对,清华你还没同意我的求婚呢,你那么怕我,怎么会愿意…清华,我好像找到你了,可是那又好像不是真正的你。我好痛苦,我又梦到你了……”

那厢尚清华其实没睡,因为太过担心漠北君所以悄悄跟来,谁知一不小心竟听到这对他无异于天崩地裂的一席话

他愣住了,所以这一切…都是假的?

他自以为的满心爱意,温柔眷恋,万般温柔,千般宠溺,不过是对另一个人罢了。

说到底,他只是一个替身,连名字都不曾属于自己,而是从一个死人身上偷来的。

既然不爱,为何要这样对他?又为何要让他知道真相?他也是…动了真情啊。

他转身欲走,不忍看到这让他痛心的一幕。

“谁?!”漠北君猛然转身,厉声喝道。



评论(9)
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