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子蘑菇

沉迷漠尚

我jio得我画的还行!

每次看到小红点都特别高兴

结果

又是系统通知🙃
欺骗我的感情

我忘了今天七夕,本来想写贺文的来着…

侧面反应出我是个单身🐶

激情转发了

一根老猫毛:

转发这个花城催债,今年就可以独占风师娘娘。

一个置顶

没啥可说的,就是觉得这功能不用有点浪费。┗=͟͟͞͞( ˙∀˙)=͟͟͞͞┛
墙头很多,
翻墙很快,
但是正儿八经产粮的只有漠尚,
其他都是白嫖【。
关键词:
小英雄 凹凸 渣反
零碎的就不说了。
企鹅号1724131214,
欢迎找我唠嗑鸭!【醒醒没人理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大噶可怜可怜我多给点评论8∠( ᐛ 」∠)_
日lof随意,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可日的ᕙ(`▿´)ᕗ

【漠尚】纸短情长

&校园pa
&ooc严重 瞎搞的
&无脑小甜文
&写了这么多我只是想看漠北君表白而已。
&功底不够没写出想要的感觉










01
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尚清华的小破屋一路洒到了学校,尚清华嘴里衔着超市的打折牛奶,顶着校服玩命狂奔,总算是险险的踩着上课铃进班。

长吁一口气,尚清华一屁股坐在漠北君旁边,捧着课本就开始暗搓搓的讲小话:

“大王大王,带早餐了没有?分我点儿呗。”

漠北君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,表情严肃的仿佛眼前不是英语课本而是党的第二十大报告书,手下却是悄咪咪的丢了一袋子面包。

尚清华稳稳接住,笑嘻嘻道:“谢了!”

接着就急不可耐的“刺啦”撕开包装袋,香喷喷的吃了起来,边吃边感叹:“啧啧!大王的面包就是好吃!”高级货果然是比打折面包好吃啊。尚清华流着宽面条泪想道。

吃饱喝足,尚清华的眼皮就开始打架,困意绵绵不绝,直把他吞没在温柔乡里。

漠北君瞅他这样就知道是要打瞌睡,有些心疼尚清华为了生计每天熬夜写文,手上却是毫不留情的给了他一个爆栗子,冷冷道:“起来读书。”

尚清华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完全不为所动。迷迷糊糊道:“大王你帮我看一下老班…”就与周公下棋去了。










02
当其他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,尚清华就学会了各种家务,学会了带着谄媚的笑讨好所有人,仅仅为了不被抛弃。

然而,他依旧在那个雨天里哇哇大哭着追赶着远去的父母。

待到高中,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儿,交完水电费和房租,剩下的只够他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

鉴于文科还不错,尚清华就当了个业余网络种马写手。

但是光靠写文仅能勉强维持生活,为了攒点存款,尚清华闲暇时间还会接些“稿”。

比如,代写情书。












03
下课铃一响,尚清华打着呵欠含泪告别周公,开始新一轮的赶稿。

客户可是要求下午就要送去的,得快些,不然我向天打飞机的声誉往哪里搁!

“好嘞,请给五星好评哈!”尚清华乐颠颠的领了红包,衷心的祝愿这对情侣天长地久。

这次的客户意外的大方,一出手就是五百元,抵得上他半个月的生活费了。今晚去吃点好的,下馆子去!他美滋滋的想。

末了他又小小的嫉妒了一下,希望有一天也能这样挥金如土!











04
尚清华的喜悦太过明显,迟钝如漠北君都发现他的异祥,忍不住道:“高兴?”

尚清华心里暗搓搓吐槽漠北君真是惜字如金,多一个字都不肯说,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了一遍。

漠北君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:“想不想赚票大的?”才不会承认是吃醋了哼。

“帮我写封情书,一千。”

“多多多多…多少?”

“等等等等,大王,你是学生,还是我哥们,不能收你这么多。”尚清华险些被金钱冲昏了头脑,但还是勉强把持住了,尽管他的内心在滴血,但他与漠北君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是金钱所不能衡量的!

“啧,麻烦,那你定好了。”

“啊…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最后尚清华也没敢问那个女孩是谁。












05
“那啥,大王,你得给我描述下你两之间的呃…经历…比如第一次见面什么的。”尚清华迟疑的开口,因为他觉得漠北君这个死傲娇肯定不好意思说。而且他也不敢听大王的八卦啊!会被灭口的!

谁知漠北君倒是没什么过激反应,以一种平淡口吻道:“第一次遇到他,他正被一群小混混堵在墙角,看他可怜,便顺手救了。”

“然后他便缠上了我,一开始我觉得他很烦,但是慢慢的,我发现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从不开口抱怨,从未放弃过希望。”

“他的嘴角好像天生上扬似的,天塌下来脸上都带着乐观的笑,看到他的笑容,我就会觉得心里很温暖。”

“我发现,我可能喜欢上他了。”

这是尚清华第一次听漠北君说这么多字,但他的心里不知怎地,很不是个滋味,他扯了个笑打趣道:“没想到你也有喜欢的人了,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孤独终老呢,这下没人陪我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漠北君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,就闭口不言了。

哑巴吗!尚清华愤愤想道。

但也只敢想想了。














06
尚清华提着笔却不知从何写起,以往他写情书,土味情话一套套的,笔走龙蛇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搁笔。今日发了半小时的呆仍一字未写。

唉,我这是怎么了?尚清华抓着头发,苦恼的想道。

他回味着漠北君白天说的话,忽然觉得那桥段有些熟悉,可不就是漠北君跟他的初遇嘛!

可是漠北君平日里又那么嫌弃自己…而且还说了一大串优点,怎么听都不是我嘛。

尚清华咬着笔头,恍然觉得自己简直像韩剧里思春的小女生,赶紧摇了摇脑袋要把这可怕的想法甩出去。

当晚,尚清华失眠了。












07
第二天,尚清华顶着两个熊猫眼来到了学校。把情书交给漠北君后就瘫在桌子上爬也爬不起来了。

断断续续昏睡了一天后,尚清华总算在放学后清醒了一点。

在漠北君准备走时,尚清华一把拉住他的袖子,扭捏的像个刚结婚的大姑娘,吞吞吐吐含糊半天蹦出一句:“那个…那个女生是谁啊?”

说完尚清华恨不得变身鸵鸟遁地逃走,这语气,这姿态,怎么看怎么像抓奸的原配啊!

漠北君轻笑了一声:“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尚清华楞是给漠北君那一笑看傻了,呆呆的盯着对方帅的人神共愤的脸,等反应过来人都走了。

尚清华抽自己一耳光,骂道:“没出息!”

一笑就看傻了,以后被卖了估计还帮人家数钱呢,真是色令智昏!











08
今天轮到漠北君和尚清华值日,尚清华难得起了个大早,睡眼朦胧的来到教室,漠北君果然已经提前来到开门了。

尚清华打着呵欠道:“早啊。”然后摇摇晃晃的的扭到了自己座位,迎着光看到一封情书静静的躺在他的桌面上。

尚清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怎么越看越像自己写的那封呢?不是做梦吧?

“你来了。”漠北君抬起头。

“早上好,我喜欢你。”



end

【漠尚】木偶2

&替身梗
&be警告
&严重ooc



准备好被辣眼了吗?











‘尚清华’身形一僵,他深吸了口气,缓慢而又坚定的迈出树后,道:

“是我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夫君?”

他神色悲戚,全凭那口气才勉强支撑摇摇晃晃的身体,胸口处传来一阵阵的抽痛,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。【我也要窒息了,越写越羞耻。

漠北君愣了一瞬,脸上浮现出少有的慌乱神情。自打幼年时的幻花宫水牢几日游后,他也只在尚清华身死才感到过无措。

他本以为自己会护着这个‘尚清华’一生一世,让他快快乐乐的走过这弥补的一生。

然而,然而,自己又亲手伤了他的心!

每一次都是这样。

每一次。

漠北君艰难的张口道:“清华,华儿,你听我说…”

但是他说不下去了。

该怎样回答?告诉他,你只是个替身?你不过是个木偶?

“说呀?怎么不说了?”‘尚清华’攥紧拳头道,他的脸愈发苍白,吐出的话却字字诛心。

“要我替你说吗?我是个替身!供你发泄的玩具!连名字都他妈不是自己的!别再叫我清华!那他妈不是我!”

漠北君道:“不,是你!两个都是你!你是尚清华,他也是尚清华。你们的魂魄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尚清华揉了揉眉心,叹了口气,那支撑着他的气。

他一瞬间想了很多,自己该何去何从?以后如何面对漠北君?

最后他决定,暂时离开北疆。去拜访沈师兄,也许,他会告诉自己些什么。

“我马上回苍穹山。”他摞下这句话,一刻也不停的找佩剑,连干粮盘缠都顾不上,仓惶的踉踉跄跄。

因为他怕自己会心软,会舍不得,会贪恋这份不属于自己的温暖。

“我送你…”漠北君紧随其后,局促的开口道。

“不必,你不要跟来。”‘尚清华’这幅身子由日月露华芝塑成,灵力爆棚。烦躁之下手上也没个轻重,竟是一掌拍向漠北君胸口。漠北君也不躲闪,任由‘尚清华’攻击。

‘尚清华’本以为他会躲开,谁知他却跟个木头似的直愣愣的杵着。只好硬生生的收了这一掌,生硬道:“走开。我现在不想看见你。”

撂下这话,他便御剑而起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不眠不休的飞了两天,‘尚清华’终于来到了人界,看着热闹的小镇,一脸茫然的他与人们的欢声笑语格格不入。

被漠北君圈养太久,他已经忘记了人界的模样。漠北虽宠他,唯独对行踪这事管的异常的严。现在想来,许是那位正主的死刺激的吧。呵,自己可真是可笑至极。

“这位公子哥,瞧您这模样儿,可是为情所困,要不要来算上一卦?”婉转的女声传来,‘尚清华’侧目望去,是位成熟魅惑的妇人,此时正笑吟吟的望着他。

他笑了笑:“不知您怎么称呼?”

“媚音夫人。”





未完待续

【漠尚】后会无期1 末日pa

&末日pa,丧尸来袭
&ooc
&瞎搞的,随便看看8









“嗬…嗬…”嘶哑的吼声徘徊在门外,沉重的脚步不断逼近。

嗯…这是第几只了?漠北君擦着刀鞘上滴落的血,麻木的想。

弯腰,踹门,干脆利落的一刀劈向那怪物的脖颈,动作迅猛的如同猎豹。

伴随着丧尸倒地沉闷的一声响,漠北君悄声无息的落地。低头看那沾染了血污的长刀,好看的眉头皱了皱,随手别在背后,踏步进了门。

这是一家小小的便利店,残破而又摇摇欲坠的招牌证明了这一点。漠北君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,否则也不会铤而走险挑衅附近十几只丧尸的威严。

此时漠北君已是强弩之末,只求能快点找到食物,不然怕是要栽在这里。

强打精神扫视周围一圈,却一无所获,漠北君不甘心的翻来覆去找了一会儿,只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:
这里已经被人扫荡过了,并且连一个子儿都没给他剩。

漠北君叹了口气,这个末日前他鄙弃无比的动作自末日后已重复无数遍。他有些悲哀的想:人果然是会变的。

正当他打算离开时却突然发现,脚下一块木板似乎是真空的。

漠北君又燃起了希望,他俯身跪贴在地上,敲了敲那里,愈加确信自己的想法。于是他抽出了那把长刀,插入木板间的缝隙,用力一翘,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入口。

漠北君阖上眼皮,半晌,一个纵身跃进深渊。

深渊里或许是救命稻草,又或许是死神的召唤。这是一个以命作赌注的疯狂赌局。

管他呢。漠北君想。

最坏的打算没有出现,迎接漠北君的是昏暗微弱的灯光。适应了黑暗的眼睛有些不太适应,漠北君眯了眯眼。不仅是被灯光刺激到,他有些不大相信眼前之景。

瘦弱的青年趴在桌上,背上的蝴蝶骨清晰可见。他手执一杆几乎用完的铅笔,正在奋笔疾书着什么。他对漠北君刻意放大的脚步声毫无反应,头都不抬。

“啪”他放下笔,惬意的伸了个懒腰。开口道:“嗯…终于来了?”声线微哑却又带着让人沉醉的清冽。

尚清华转过头,没看到意料之中的血盆大口,反倒是看到了意料之外的英俊男人。

“哎?是人类吗?”他眼睛瞪大了些,口也微张着,清秀的面容带着许些苍白。

漠北君昏昏沉沉的想,有点可爱?是太久没看到人类的缘故吗?

“老兄!我好感动啊!我都快忘了除我以外的人类长相了!”尚清华激动的舌头都快打结了,终于见到一个正常的人类了!还是特帅的那种!

漠北君的视线越来越模糊,他看到那青年在向他冲过来,嘴唇张张合合似乎在说些什么,但是听不清。他费力的睁开眼,如愿听见了一句“你好帅啊!哎?别晕啊?我这么恶心吗?”

漠北君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是,好吵。


未完待续

【漠尚】关于七夕这件小事

马上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七夕节,尚清华磕着安顶峰出产龙骨香瓜子,看着某对厚颜无耻师徒无时无刻花式秀恩爱,想想自己这两辈子空白一片的情感史,不由得为自己掬了把辛酸泪。

上辈子为了生存每天几乎都宅在家里与电脑为伴,生理需求全靠拇指姑娘,日更一万的手速全靠这单身二十几年的功劳啊!

到了这辈子,得,更是倒霉。穿到自己写的弱智种马书里不说,还是个炮灰角色。凡是个长得不太磕瘆的姑娘,那都是主角的囊中之物,大家都懂的。没死就是好事了还想娶媳妇,呵呵。

尚清华越想越为自己感到不公,大家都是穿越,咋地他就混的这么惨呢,哪像瓜兄,抱了根这么粗的金大腿,生活幸福又性福。尚清华不由得拍案而起,愤愤不平道:“凭什么!”

尚清华正欲一吐为快,忽地感到一股熟悉的寒气顺着腰际爬升,腿一软慌忙以头抢地牢牢扒住漠北君大腿,道:“大大大大大王啊!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呐我这寒舍屋小不好招待您啊!不如您看改天再来我好准备准备啊!”摸了两把大腿,尚清华暗暗想到,我这大腿也挺粗的哈,看来我混的也是可以嘛!

漠北君黑着脸一把捞起尚清华,掐着他的衣领跟提溜小鸡仔儿似的。尚清华下意识又要抱头,手举到半路想起漠北君之前说过的话,浑身一僵,就这么举也不是放也不是,抬着双臂愣在那儿。

漠北君眉头微拧,道:“你这是做甚。”

尚清华脑子刹那间转了几十遍,紧张思考着如何在不惹道漠北君的情况下成功存活。然而沮丧的发现无果,他这脑子也就写写弱智种马流了,平日里又不甚与人交流,更不知如何与魔交流啊!

于是他信口胡扯道:“哈哈大王这你就有所不知,在我们家乡这代表对另一个人臣服任他处置的意思…”他越说越想哭,怎么感觉在给自己挖坑还心甘情愿往里跳呢。

漠北君貌似心情好了点,喷的冰渣子似是也少了些:“任我处置?”

“对对对大王说的对。”漠北君发话,尚清华岂有不拍马屁之理。他乐颠颠的想着,终于我也拍上漠北君的马屁了!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从此不是梦!

“陪我过七夕。”

“好啊好啊!”尚清华留着口水盘算着以后的幸福生活,啊,终于我也小媳妇熬成婆了吗!

好…啊?过什么?什么夕?好好的儿子怎么就成基佬了呢?

好吧,大王要用强我也反抗不了,不如就从了他吧。漠北君可是他对同性的完美理想型,某种程度也算是个白富美了,我还是走上了人生巅峰!没给起点的各位前辈丢脸!

今天的聚聚心依旧大如海呢

end

红细胞和白细胞在一起后是不是就生出了血红蛋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