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子蘑菇

身在井隅,心向璀璨

一个置顶

虽然没啥可写的但是有个置顶似乎很高级…?

【漠尚】纸短情长

&校园pa
&ooc严重 瞎搞的
&无脑小甜文
&写了这么多我只是想看漠北君表白而已。
&功底不够没写出想要的感觉










01
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尚清华的小破屋一路洒到了学校,尚清华嘴里衔着超市的打折牛奶,顶着校服玩命狂奔,总算是险险的踩着上课铃进班。

长吁一口气,尚清华一屁股坐在漠北君旁边,捧着课本就开始暗搓搓的讲小话:

“大王大王,带早餐了没有?分我点儿呗。”

漠北君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,表情严肃的仿佛眼前不是英语课本而是党的第二十大报告书,手下却是悄咪咪的丢了一袋子面包。

尚清华稳稳接住,笑嘻嘻道:“谢了!”

接着就急不可耐的“刺啦”撕开包装袋,香喷喷的吃了起来,边吃边感叹:“啧啧!大王的面包就是好吃!”高级货果然是比打折面包好吃啊。尚清华流着宽面条泪想道。

吃饱喝足,尚清华的眼皮就开始打架,困意绵绵不绝,直把他吞没在温柔乡里。

漠北君瞅他这样就知道是要打瞌睡,有些心疼尚清华为了生计每天熬夜写文,手上却是毫不留情的给了他一个爆栗子,冷冷道:“起来读书。”

尚清华对此早已习以为常,完全不为所动。迷迷糊糊道:“大王你帮我看一下老班…”就与周公下棋去了。










02
当其他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,尚清华就学会了各种家务,学会了带着谄媚的笑讨好所有人,仅仅为了不被抛弃。

然而,他依旧在那个雨天里哇哇大哭着追赶着远去的父母。

待到高中,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儿,交完水电费和房租,剩下的只够他过着紧巴巴的日子。

鉴于文科还不错,尚清华就当了个业余网络种马写手。

但是光靠写文仅能勉强维持生活,为了攒点存款,尚清华闲暇时间还会接些“稿”。

比如,代写情书。












03
下课铃一响,尚清华打着呵欠含泪告别周公,开始新一轮的赶稿。

客户可是要求下午就要送去的,得快些,不然我向天打飞机的声誉往哪里搁!

“好嘞,请给五星好评哈!”尚清华乐颠颠的领了红包,衷心的祝愿这对情侣天长地久。

这次的客户意外的大方,一出手就是五百元,抵得上他半个月的生活费了。今晚去吃点好的,下馆子去!他美滋滋的想。

末了他又小小的嫉妒了一下,希望有一天也能这样挥金如土!











04
尚清华的喜悦太过明显,迟钝如漠北君都发现他的异祥,忍不住道:“高兴?”

尚清华心里暗搓搓吐槽漠北君真是惜字如金,多一个字都不肯说,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了一遍。

漠北君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:“想不想赚票大的?”才不会承认是吃醋了哼。

“帮我写封情书,一千。”

“多多多多…多少?”

“等等等等,大王,你是学生,还是我哥们,不能收你这么多。”尚清华险些被金钱冲昏了头脑,但还是勉强把持住了,尽管他的内心在滴血,但他与漠北君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是金钱所不能衡量的!

“啧,麻烦,那你定好了。”

“啊…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最后尚清华也没敢问那个女孩是谁。












05
“那啥,大王,你得给我描述下你两之间的呃…经历…比如第一次见面什么的。”尚清华迟疑的开口,因为他觉得漠北君这个死傲娇肯定不好意思说。而且他也不敢听大王的八卦啊!会被灭口的!

谁知漠北君倒是没什么过激反应,以一种平淡口吻道:“第一次遇到他,他正被一群小混混堵在墙角,看他可怜,便顺手救了。”

“然后他便缠上了我,一开始我觉得他很烦,但是慢慢的,我发现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,从不开口抱怨,从未放弃过希望。”

“他的嘴角好像天生上扬似的,天塌下来脸上都带着乐观的笑,看到他的笑容,我就会觉得心里很温暖。”

“我发现,我可能喜欢上他了。”

这是尚清华第一次听漠北君说这么多字,但他的心里不知怎地,很不是个滋味,他扯了个笑打趣道:“没想到你也有喜欢的人了,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孤独终老呢,这下没人陪我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漠北君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,就闭口不言了。

哑巴吗!尚清华愤愤想道。

但也只敢想想了。














06
尚清华提着笔却不知从何写起,以往他写情书,土味情话一套套的,笔走龙蛇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搁笔。今日发了半小时的呆仍一字未写。

唉,我这是怎么了?尚清华抓着头发,苦恼的想道。

他回味着漠北君白天说的话,忽然觉得那桥段有些熟悉,可不就是漠北君跟他的初遇嘛!

可是漠北君平日里又那么嫌弃自己…而且还说了一大串优点,怎么听都不是我嘛。

尚清华咬着笔头,恍然觉得自己简直像韩剧里思春的小女生,赶紧摇了摇脑袋要把这可怕的想法甩出去。

当晚,尚清华失眠了。












07
第二天,尚清华顶着两个熊猫眼来到了学校。把情书交给漠北君后就瘫在桌子上爬也爬不起来了。

断断续续昏睡了一天后,尚清华总算在放学后清醒了一点。

在漠北君准备走时,尚清华一把拉住他的袖子,扭捏的像个刚结婚的大姑娘,吞吞吐吐含糊半天蹦出一句:“那个…那个女生是谁啊?”

说完尚清华恨不得变身鸵鸟遁地逃走,这语气,这姿态,怎么看怎么像抓奸的原配啊!

漠北君轻笑了一声:“明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尚清华楞是给漠北君那一笑看傻了,呆呆的盯着对方帅的人神共愤的脸,等反应过来人都走了。

尚清华抽自己一耳光,骂道:“没出息!”

一笑就看傻了,以后被卖了估计还帮人家数钱呢,真是色令智昏!











08
今天轮到漠北君和尚清华值日,尚清华难得起了个大早,睡眼朦胧的来到教室,漠北君果然已经提前来到开门了。

尚清华打着呵欠道:“早啊。”然后摇摇晃晃的的扭到了自己座位,迎着光看到一封情书静静的躺在他的桌面上。

尚清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怎么越看越像自己写的那封呢?不是做梦吧?

“你来了。”漠北君抬起头。

“早上好,我喜欢你。”



end

【漠尚】关于七夕这件小事

马上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七夕节,尚清华磕着安顶峰出产龙骨香瓜子,看着某对厚颜无耻师徒无时无刻花式秀恩爱,想想自己这两辈子空白一片的情感史,不由得为自己掬了把辛酸泪。

上辈子为了生存每天几乎都宅在家里与电脑为伴,生理需求全靠拇指姑娘,日更一万的手速全靠这单身二十几年的功劳啊!

到了这辈子,得,更是倒霉。穿到自己写的弱智种马书里不说,还是个炮灰角色。凡是个长得不太磕瘆的姑娘,那都是主角的囊中之物,大家都懂的。没死就是好事了还想娶媳妇,呵呵。

尚清华越想越为自己感到不公,大家都是穿越,咋地他就混的这么惨呢,哪像瓜兄,抱了根这么粗的金大腿,生活幸福又性福。尚清华不由得拍案而起,愤愤不平道:“凭什么!”

尚清华正欲一吐为快,忽地感到一股熟悉的寒气顺着腰际爬升,腿一软慌忙以头抢地牢牢扒住漠北君大腿,道:“大大大大大王啊!您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呐我这寒舍屋小不好招待您啊!不如您看改天再来我好准备准备啊!”摸了两把大腿,尚清华暗暗想到,我这大腿也挺粗的哈,看来我混的也是可以嘛!

漠北君黑着脸一把捞起尚清华,掐着他的衣领跟提溜小鸡仔儿似的。尚清华下意识又要抱头,手举到半路想起漠北君之前说过的话,浑身一僵,就这么举也不是放也不是,抬着双臂愣在那儿。

漠北君眉头微拧,道:“你这是做甚。”

尚清华脑子刹那间转了几十遍,紧张思考着如何在不惹道漠北君的情况下成功存活。然而沮丧的发现无果,他这脑子也就写写弱智种马流了,平日里又不甚与人交流,更不知如何与魔交流啊!

于是他信口胡扯道:“哈哈大王这你就有所不知,在我们家乡这代表对另一个人臣服任他处置的意思…”他越说越想哭,怎么感觉在给自己挖坑还心甘情愿往里跳呢。

漠北君貌似心情好了点,喷的冰渣子似是也少了些:“任我处置?”

“对对对大王说的对。”漠北君发话,尚清华岂有不拍马屁之理。他乐颠颠的想着,终于我也拍上漠北君的马屁了!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从此不是梦!

“陪我过七夕。”

“好啊好啊!”尚清华留着口水盘算着以后的幸福生活,啊,终于我也小媳妇熬成婆了吗!

好…啊?过什么?什么夕?好好的儿子怎么就成基佬了呢?

好吧,大王要用强我也反抗不了,不如就从了他吧。漠北君可是他对同性的完美理想型,某种程度也算是个白富美了,我还是走上了人生巅峰!没给起点的各位前辈丢脸!

今天的聚聚心依旧大如海呢

end

红细胞和白细胞在一起后是不是就生出了血红蛋白?

我想了却自己的一生,却沉迷于世间繁华。
我想就此卑微的死去,却眷恋于世间冷暖。
我身处地狱,却仍心向光明。

记一次人偶师与林三酒上/床经历(一)

“呃…”林三酒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。她无力的扶着墙壁,感觉眼前天翻地覆,脑子中一片混沌,意老师在脑中惊叫着什么,但她已经听不清了。

她终于撑不住了,林三酒慢慢的顺着墙角滑坐到了冰凉的地板上,却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,就像…就像人偶师的温度一样。

奇怪…我怎么会想到他?林三酒此时不太灵活的大脑迟钝的转了转,紧接着被一股神♂秘♂的♂力♂量♂吞没了意识。很快便瘫倒在地上,睡的如同一只死猪。

“还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。这么简单的副本都能中招。哼,蠢货。”人偶师的身影出现在转角的暗处,半边脸上露出他的招牌冷笑,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提起林三酒,宛如掐着一只小鸡仔般,不时嫌弃的拿出手帕用力擦拭提着林三酒的那只手。

然而没走多久,人偶师就意识到,他也中招了,和那个蠢货一样。“该死…”他低声咒骂道,“每次和这个蠢货在一起,都是这么倒霉。真不知道她那些所谓的朋友是怎么活下来的,命够硬的。

没过多久,人偶师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他恶狠狠的想到,等自己清醒过来,一定要好好折磨这家伙一番。就在他仔细思考着林三酒的死相时,人偶师终于也不甘心的昏睡过去。






“唔…”林三酒不情愿的掀开眼皮,打了个呵欠,眼角不由得泌出泪珠,然后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。自打末日以来,她已经好久没这么安心的睡过一觉了。如果不是脖子上那项圈冰凉的触感,她差点以为现在还是曾经在地球平平安安的生活了。这枕头也不知是什么质地,恰到好处的柔软,却也不让人脖子酸痛,等会儿一定要卡片化了它…林三酒惬意的想到。和清久留结识后,自己也越来越会享受了呢。

“睡醒了?”人偶师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,林三酒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她僵硬的慢慢扭过头去,丝毫不意外的看见那张恶意满的都要溢出来的苍白脸庞,只不过这次放大了几倍而已。

也就是说,人偶师已经在旁边用这种恶意满满的眼神盯着她不知多久了?林三酒惊悚的想到。奇了怪了,这么久自己竟一点反应都没有,难道…

林三酒登时就要召唤卡片,一个模糊的卡片影子在掌心闪了几下,还是如林三酒的猜测一般消失了。果然,自己又是个普通人了,她泄气的放下手臂。

“我说…你这是当我不存在呢?”耳边忽地吹起一阵温热的风,人偶师苍白的脸上扯起一个冷笑,不紧不慢道。

糟了!刚才光顾着看能力还在不在,忘了人偶师这茬了。林三酒再次硬着头皮去看人偶师那张冷笑的脸,发现了一个更为的惊悚事实——人偶师的胳膊好像,枕在她的头下,怪不得软和的不得了,人肉做的当然舒适。幸好刚才没说出想卡片化他胳膊的事,不然…林三酒有点庆幸的想到。

“舒服吗?你不是还先想卡片化吗?”人偶师还是那副柔和的嗓音,然而傻子都能能听出他语气中蕴含的杀意。

我的妈哎!林三酒的脑子仿佛炸锅一般,警铃大作。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无意识脱口而出的啊,且不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略有点强壮的普通人,要是人偶师能力还在呢?他掐死自己不就和掐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吗?就算人偶师此刻也是普通人,那么男女之间的力量差距就又回来了,更别提人偶师还比她高了半个头。她欲哭无泪的想道。

林三酒实在想不出脱身的办法,连特殊物品都因为她图省事而全部卡片化导致无法使用。而项圈她又能找谁来描述能力呢,人偶师还一副要把她剁碎喂狗的架势。于是她只好紧闭双眼干躺着装死尸。

然而等了许久,人偶师仍然没有掐住她的脖子,只能感受到那锥子一般的目光紧紧刺着林三酒的脸庞。她试探般的睁开一只琥珀般的眼睛,滴溜溜的在人偶师的身上滑了一圈,一个危险的想法在她脑海中逐渐成型。

“哎,你不会是动不了吧?”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指头在人偶师身上戳了戳。“我警告你,最好别碰我,我可不想被你的低智商传染。不然等我恢复正常…”人偶师的怒火几乎要从脸上喷出来了,他冷笑道:“虽然我不会杀你,但我有的是方法你恨不得自杀。”

“所以说你果然是动不了是吧。”林三酒早就看不惯人偶师了,之前一直碍于他强大的武力而不敢造次,此刻不报仇更待何时?就算之后会被追杀,以前又不是没经历过,打不过还跑不过吗?

“咦?这烟是什么?”林三酒皱了皱眉头,整个房间都被粉红色的烟雾笼罩着,轻轻一嗅就能感受到那腥甜的气息。闻越久身体深处便涌上一股强烈的欲/望。【没错,是春药】【强行春药梗】【。

她怔怔的抬头望向人偶师,后者一脸嫌恶道:“别用那种恶心表情盯着我——”剩下的半截话,吞没在两人彼此的唇齿间。

是的,林三酒,强吻了人偶师。

“唔…你疯了?!”人偶师气急败坏的吼道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三酒翘开了他的牙齿,她的舌头仔细的舔舐过他口腔的每一寸,然后和人偶师纠缠在一起。“你这个蠢货…住口…你完了…唔…”人偶师此刻如同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那些恶狠狠的咒骂由于混合了暧昧的水声,断断续续,听起来仿佛在调情一般。由于亲吻太长时间,人偶师已经有些喘不过来气了,他一向苍白如纸的脸此刻涨红的好似猴屁股。肩膀上的羽毛一颤一颤,眼角边的眼影却由暗金转为亮粉色。

“恭喜恭喜——玩家达成‘接吻大使’成就,可喜可贺!”一个声线平板的宛如谷歌翻译般的声音在人偶师耳边猛然炸开。


永远的微笑

*ooc肯定有
*be
*大概是前世死因及今生名字缘由?
*含微量百合【?】

记不清是多久以前,她还是一只普通的犬妖。唯一的特技大概就是能看到妖气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那时她还没有名字,也不叫啸天,每天无忧无虑的一觉睡到自然醒,然后就去找一只叫麦冬的傻兔子玩耍,马马虎虎的修炼两下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她终于修炼人形,如同往常一样兴高采烈的准备去找那只傻兔子玩。

她犬妖的本能让她迅速的嗅到一股血腥味。
虽然虚弱却依旧欠扁的声音淡定的传到耳边:喂,臭狗,救我,我让你成仙得道。

她答应了,没多久,啸天就因为为杨减挡刀,战死沙场。

麦冬呆呆的望着被杨减,那个信誓坦坦要保护啸天的神,抱着的啸天。冰冷,僵硬。唯独她的嘴角,永远上扬。

“笑笑,这次,我会保护你的哦。”麦冬如是说道。

-end

自己都不知道在胡扯些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