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子蘑菇

不与傻逼论长短

【七九】浮生梦02(竟然真的有2了!

*ooc和私设是必备啊🌞
*沈九十岁,岳七十二。
*辣格子:一种我家乡的咸菜
*本来写的是柳九,但是突然发现七九好像更合适哎
*一是我在去年八月写的,不知还有人记得吗…

是夜,沈九百无聊赖的躺在地上,无趣的透过那小小的窗口数着天上的星星。等待岳七的前来。且在心底暗暗诅咒着秋剪罗,正幻想着学有所成后一定要回来狠狠折磨这个小少爷,那年久失修的木门突然“吱呀——”一声,颤颤巍巍的被缓缓推开了一道小缝。

  沈九欣喜若狂的一骨碌爬起来,即将溢出口的激动喊叫却被生生的咽了回去,转化为厌恶无比的眼神。来者不是旁人,正是被沈九内心千刀万剐的秋剪罗,和她的妹妹——秋海棠。

  秋剪罗恶狠狠的瞪了沈九一眼,然后温柔的道:“妹妹,你回去吧,这小畜生难缠的很,万一他心怀不轨,伤了你可怎么办?”

  秋海棠撅噘嘴,不满道:“哥哥你怎么这样说人家,我看他不是很乖嘛?”说着蹲下来把一个精致小巧的食盒推到沈九面前,天真无邪道“你应该饿了吧?吃点糕点先垫垫吧。”

  沈九纹丝不动,狐疑的盯着秋海棠。又望向旁边一副死人脸的秋剪罗,迟迟不肯下手拿那些做工精良的糕点。

  僵持了一会儿。秋剪罗不耐烦的上前踢了沈九一脚:“我妹妹好心给你拿糕点吃你竟然还挑?活的不耐烦了吧你!”沈九不情愿的捻起一块绿豆糕,漫不经心的咀嚼着,内心亲切的问候了一下秋剪罗所有女性家属。顺便贴心的比了一千个f开头的单词。

  待到沈九食如嚼蜡般吃完糕点,秋海棠又不嫌事大的道:“这柴房这么破,不如今晚你来我屋子的客房睡吧。”

  秋剪罗脸色难看:“这低贱的小畜生怎么配睡你隔壁?万一他对你图谋不轨怎么办!”

 
  “哎呀哥哥你别这样嘛。我相信他不会的啦。”秋海棠撒娇般的拉住秋剪罗的手臂,撅起小嘴,软绵绵的晃着他。

  秋剪罗最终还是耐不住妹妹的撒娇,无奈的妥协了。

沈九虽是极不情愿,可也只好跟秋海棠来到了她的闺房。

   人生第一次睡在正常的床上而不是柴房,稻草堆,泥泞的草地。沈九却丝毫没有欣喜之情。他嫌恶的皱着眉,空气中弥漫着少女特有的体香,甜蜜的腻人。身下软绵绵的舒适触感似有些不真实,如坠云端。如同无数次梦境里的出现的美妙场景。

  沈九曾无数次幻想未来修得正道,受世人所称赞过得无比滋润的生活。他想啊,等我将来有钱了,我要每天吃一碗巷子里老李的小馄饨,还要加一大勺虾米,来一碟香喷喷的辣格子。晚上要躺在比头儿的床还要大,还要软的榻上。

  即使他有那么一点的坏心思,有一点点的小恶毒,但他还真真是个孩子,单纯的,天真的,一碗小馄饨就可以满足的小孩子罢了。

  但是当沈九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,却又憎恶了起来,他不喜欢这种不真实的感觉,这让他感到没有安全感。或许沈九天生就是一条贱命,就该睡在泥泞冰冷的草地上,怀揣恶毒的心思。谁知道呢,可能真的是命该如此吧。

  “小九?”岳七的声音顺着门下的小缝儿悄悄的溜了进来,溜进沈九的耳朵,打乱了他的胡思乱想。沈九不敢置信道:“七…哥?”

  “是我,小九,我把锁翘开了,快出来吧。”岳七趴在门底,朦胧的月色顺着他的身影透了进来,一如岳七那个人,清澈而又干净。

  沈九二话不说翻出了窗户,对这岳七做口型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守卫呢?”

  岳七拉起他的手,踮着脚尖向看守较松的后门挪去,道:“我早就来了,看到秋剪罗没敢进来,今天我为了以防万一,用攒的钱买了点蒙汗药,果然派上用场了。”说话间用悄悄拉了拉破破烂烂的袖子,想遮住那一片淤青。

  沈九猛然扯开他的手,果不其然看到大片大片的伤口,狰狞无比,伤口已经结疤了,隐隐借着月色看到凝固的血块。再一抬头,岳七半边脸肿的老高,怪不得刚才他一直不肯正面对着沈九讲话。

  沈九又怒又心疼道:“攒钱?放屁!你是不是去偷了?真笨!还能让别人发现,也不知道跑!这可怎么办?”他手颤抖的抚上伤口,眼眶红了一圈。

  岳七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,不知怎么可好,他试探般的抚上沈九脸庞,抹掉他晶莹的泪花儿,讪讪道:“不这样,我们哪来的盘缠啊,小九你别哭了,你看我这不还好好的吗。”

  “哼!谁哭了!我只是…只是被沙子迷了眼而已,才没有哭,才不是心疼你!”沈九扭过头,用力的眨眨眼,想把泪水缩回去。

  “小九,有你…真的很好。”岳七望着他别扭的小模样,微微的笑了,如沐春风,依稀能看见未来清俊儒雅的模样。

end

明明写的时候感觉自己写了好多啊,但是一发上来好少…
 

我还想写小甜饼_(:з」∠)_可是作业不让【。】

【羡澄】魏❤婴❤喂❤江❤澄❤小❤笼❤包


*看tag!羡澄,注意避雷!雷到谁我不管的
*重度ooc
羞涩的澄澄





魏婴咬着包子,嘴角满是油渍,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,透出主人掩盖不住的笑意。他直勾勾的望着在演武场挥汗如雨的江澄,一手托着腮,向远处招手道:“师弟——别练了,来吃包子啊,小巷儿里最有名的发亮汤包,我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呢,专门给师弟你的呀。”

江澄冷清的眉眼上贴着一层细密的汗珠,圆圆的杏眸却平舔了几分稚气。他斜眼看向魏无羡,也不言语,只继续手中的动作,拒绝之情溢于言表。

魏婴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江澄在为昨天比剑时输自己一筹而生闷气。他软言细语道:“好师弟,来吃早饭吧,饿坏了身体怎么办。”他直起身,一步三晃的走向演武场。江澄终于忍不住道:“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吗,一点礼仪都没有!”

魏婴笑嘻嘻的搭着江澄的肩膀,好声好气道:“不这样,师弟你怎么能理我一下下呢?”江澄双颊微红,扭头道:“谁是你师弟!”

魏婴信手捻了一只鲜美多汁的小笼包,送到江澄嘴边,口中也不忘调戏几句:“来,我的好师弟,啊——”

江澄在心里默默道,好吧,就一次也不是不可以,小笼包那么好吃,可以原谅他了。

“啊。”

end


我真的好想吃小笼包!
文中的发亮汤包是真的有的,我垂涎【?】他家包子很久了,奈何放假期间一睁眼就下午了,上学时又没时间吃,真的很桑心!

记一次人偶师与林三酒上/床经历(一)

“呃…”林三酒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呻吟。她无力的扶着墙壁,感觉眼前天翻地覆,脑子中一片混沌,意老师在脑中惊叫着什么,但她已经听不清了。

她终于撑不住了,林三酒慢慢的顺着墙角滑坐到了冰凉的地板上,却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,就像…就像人偶师的温度一样。

奇怪…我怎么会想到他?林三酒此时不太灵活的大脑迟钝的转了转,紧接着被一股神♂秘♂的♂力♂量♂吞没了意识。很快便瘫倒在地上,睡的如同一只死猪。

“还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。这么简单的副本都能中招。哼,蠢货。”人偶师的身影出现在转角的暗处,半边脸上露出他的招牌冷笑,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提起林三酒,宛如掐着一只小鸡仔般,不时嫌弃的拿出手帕用力擦拭提着林三酒的那只手。

然而没走多久,人偶师就意识到,他也中招了,和那个蠢货一样。“该死…”他低声咒骂道,“每次和这个蠢货在一起,都是这么倒霉。真不知道她那些所谓的朋友是怎么活下来的,命够硬的。

没过多久,人偶师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他恶狠狠的想到,等自己清醒过来,一定要好好折磨这家伙一番。就在他仔细思考着林三酒的死相时,人偶师终于也不甘心的昏睡过去。






“唔…”林三酒不情愿的掀开眼皮,打了个呵欠,眼角不由得泌出泪珠,然后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。自打末日以来,她已经好久没这么安心的睡过一觉了。如果不是脖子上那项圈冰凉的触感,她差点以为现在还是曾经在地球平平安安的生活了。这枕头也不知是什么质地,恰到好处的柔软,却也不让人脖子酸痛,等会儿一定要卡片化了它…林三酒惬意的想到。和清久留结识后,自己也越来越会享受了呢。

“睡醒了?”人偶师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,林三酒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她僵硬的慢慢扭过头去,丝毫不意外的看见那张恶意满的都要溢出来的苍白脸庞,只不过这次放大了几倍而已。

也就是说,人偶师已经在旁边用这种恶意满满的眼神盯着她不知多久了?林三酒惊悚的想到。奇了怪了,这么久自己竟一点反应都没有,难道…

林三酒登时就要召唤卡片,一个模糊的卡片影子在掌心闪了几下,还是如林三酒的猜测一般消失了。果然,自己又是个普通人了,她泄气的放下手臂。

“我说…你这是当我不存在呢?”耳边忽地吹起一阵温热的风,人偶师苍白的脸上扯起一个冷笑,不紧不慢道。

糟了!刚才光顾着看能力还在不在,忘了人偶师这茬了。林三酒再次硬着头皮去看人偶师那张冷笑的脸,发现了一个更为的惊悚事实——人偶师的胳膊好像,枕在她的头下,怪不得软和的不得了,人肉做的当然舒适。幸好刚才没说出想卡片化他胳膊的事,不然…林三酒有点庆幸的想到。

“舒服吗?你不是还先想卡片化吗?”人偶师还是那副柔和的嗓音,然而傻子都能能听出他语气中蕴含的杀意。

我的妈哎!林三酒的脑子仿佛炸锅一般,警铃大作。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无意识脱口而出的啊,且不说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略有点强壮的普通人,要是人偶师能力还在呢?他掐死自己不就和掐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吗?就算人偶师此刻也是普通人,那么男女之间的力量差距就又回来了,更别提人偶师还比她高了半个头。她欲哭无泪的想道。

林三酒实在想不出脱身的办法,连特殊物品都因为她图省事而全部卡片化导致无法使用。而项圈她又能找谁来描述能力呢,人偶师还一副要把她剁碎喂狗的架势。于是她只好紧闭双眼干躺着装死尸。

然而等了许久,人偶师仍然没有掐住她的脖子,只能感受到那锥子一般的目光紧紧刺着林三酒的脸庞。她试探般的睁开一只琥珀般的眼睛,滴溜溜的在人偶师的身上滑了一圈,一个危险的想法在她脑海中逐渐成型。

“哎,你不会是动不了吧?”她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指头在人偶师身上戳了戳。“我警告你,最好别碰我,我可不想被你的低智商传染。不然等我恢复正常…”人偶师的怒火几乎要从脸上喷出来了,他冷笑道:“虽然我不会杀你,但我有的是方法你恨不得自杀。”

“所以说你果然是动不了是吧。”林三酒早就看不惯人偶师了,之前一直碍于他强大的武力而不敢造次,此刻不报仇更待何时?就算之后会被追杀,以前又不是没经历过,打不过还跑不过吗?

“咦?这烟是什么?”林三酒皱了皱眉头,整个房间都被粉红色的烟雾笼罩着,轻轻一嗅就能感受到那腥甜的气息。闻越久身体深处便涌上一股强烈的欲/望。【没错,是春药】【强行春药梗】【。

她怔怔的抬头望向人偶师,后者一脸嫌恶道:“别用那种恶心表情盯着我——”剩下的半截话,吞没在两人彼此的唇齿间。

是的,林三酒,强吻了人偶师。

“唔…你疯了?!”人偶师气急败坏的吼道,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三酒翘开了他的牙齿,她的舌头仔细的舔舐过他口腔的每一寸,然后和人偶师纠缠在一起。“你这个蠢货…住口…你完了…唔…”人偶师此刻如同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那些恶狠狠的咒骂由于混合了暧昧的水声,断断续续,听起来仿佛在调情一般。由于亲吻太长时间,人偶师已经有些喘不过来气了,他一向苍白如纸的脸此刻涨红的好似猴屁股。肩膀上的羽毛一颤一颤,眼角边的眼影却由暗金转为亮粉色。

“恭喜恭喜——玩家达成‘接吻大使’成就,可喜可贺!”一个声线平板的宛如谷歌翻译般的声音在人偶师耳边猛然炸开。


我们先表面上称赞一下他们的兄弟情
实际上我们都知道这他妈是爱情
我不管,在我脑海中他们已经结婚了👌

永远的微笑

*ooc肯定有
*be
*大概是前世死因及今生名字缘由?
*含微量百合【?】

记不清是多久以前,她还是一只普通的犬妖。唯一的特技大概就是能看到妖气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那时她还没有名字,也不叫啸天,每天无忧无虑的一觉睡到自然醒,然后就去找一只叫麦冬的傻兔子玩耍,马马虎虎的修炼两下,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她终于修炼人形,如同往常一样兴高采烈的准备去找那只傻兔子玩。

她犬妖的本能让她迅速的嗅到一股血腥味。
虽然虚弱却依旧欠扁的声音淡定的传到耳边:喂,臭狗,救我,我让你成仙得道。

她答应了,没多久,啸天就因为为杨减挡刀,战死沙场。

麦冬呆呆的望着被杨减,那个信誓坦坦要保护啸天的神,抱着的啸天。冰冷,僵硬。唯独她的嘴角,永远上扬。

“笑笑,这次,我会保护你的哦。”麦冬如是说道。

-end

自己都不知道在胡扯些什么。

【七九】浮生梦01(大概不会有2)

我重发一下吧QAQ
食用说明
*ooc和私设是必备啊🌞
*这里的沈清秋指的是沈九,我没有逆官配的(:з」∠)_虽然我萌邪教但我圈地自萌(雾
*因为不清楚原著沈九和岳七年龄,姑且算沈九十岁,岳七十二

      【开头几段摘自原著】
  秋剪罗觉得沈九非常好玩儿。
  就像打狗。你打一条狗,它蔫头耷脑,缩到一旁呜呜咽咽,固然没什么威胁,可也没什么意思。但若是你踩这条狗,它咕噜咕噜低声咆哮,畏惧地望着你,又不敢反抗,这就有趣多了。
  他扇沈九一耳光,沈九心里肯定操了秋家祖坟百十八遍,可还不是得乖乖挨踢,乖乖把脸伸过来让他打。
  实在好玩儿!
  秋剪罗想着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  沈九刚挨了一顿好揍,抱头缩在一旁,看他笑得前俯后仰,真心觉得他是个疯子。便忍不住出言讥讽道:“瞧你摆来摆去的,该不会得了羊癫疯吧?哈哈!”秋剪罗闻言脸色瞬间铁青,咬牙切齿道:“看来刚才没让你长记性,得好好教训你一顿你才能明白咬了主人的狗下场是什么!”说罢又是一顿毒打。而后拍拍手冷哼道:“下次再敢出言不逊,可就不仅仅是是一顿揍了!哼,打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。”抬手招来不远处五大三粗的家丁冷笑道:“把他给我丢到柴房去,饿上三天。让他明白谁才是主人。”说罢头也不回的大步迈开。
  那家丁恭恭敬敬的向秋剪罗行礼道:“放心吧少爷!”转头狞笑道:“你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秋少爷,有你苦头吃了!”沈九疼的咧嘴之间还不忘毒舌一把:“就你?狗仗人势罢了!”虽然必不可免一顿揍,但看到这些人气的发疯的样子,总能让他获得极大的心理慰藉。
  被扔垃圾一般丢到柴房,沈九奄奄一息的躺在潮湿的地上,咀嚼着第一次把秋剪罗那畜生气的浑身发抖的模样,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,笑的喘不过气来:“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看守在门外的人闻声恶狠狠道:“小杂种!再笑打断你的腿!”
  沈九虽然闭上了嘴,但脸上那充满恶意的笑容反而越泛越大,表情也越来越狰狞。【话说我把沈九写的好像有点变态啊…】耳边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终止了他的狞笑“小九?你在这儿吗?你没事吧?”岳七焦急的低声道。
  沈九一骨碌爬起来贴在那个小小的窗口,恶声恶气道:“废话!我能没事吗!都怪你!非要去找十五那个小杂种!结果他还把我给供出来了!他就应该被马蹄踩死!”岳七低低说道:“都是七哥不好,害得你被关在这里……”沈九冷哼道:“道歉有用吗?真对不起我就我把我救出来!”岳七道:“小九,你等等我,等我找到时机,马上救你出来,然后我们一起去苍穹山派修道,好吗?”沈九转转眼珠,总算是消了点气:“好吧!算你有点良心!你打算什么时候救我出来?还有,那我们怎么知道苍穹山派在哪?”岳七道:“放心吧小九,等这些人晚上都睡着了我就来找你,而且我已经把一切都打听好了。现在你先吃点东西吧,你饿不饿?”说着捏着两个馒头递了进去。沈九早就饥肠辘辘,狼吞虎咽的大口咀嚼,含含糊糊道:“这点根本不够,还有吗?”岳七为难的说:“没了,这两个还是我还不容易才讨来的…”沈九舔舔手指:“算了!那你先走吧,别蠢的让他们发现了,不然你害得我被关起来,还有谁来救我?”明明是担心岳七被抓,沈九就是不肯好好说,非得说的阴阳怪气。岳七低低的笑了一声,毫不计较,道:“那我走了,小九你好好照顾自己啊。”沈九撇撇嘴,朝他挥了挥手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当然会照顾自己。”
  是夜,沈九百无聊赖的躺在地上,无趣的透过那小小的窗口数着天上的星星。聆听着各种虫子的吟唱,等待岳七的前来。